博客网 >

人文语录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在健康报上看到几条人文语录,很受启发,特摘录。

读了历史之后你会发现,其实很多事情一百年前就已经发生过,历史大多是一直在重复的,只有一点点改变。这就像北京的京剧,剧目都一样,只是演员换了。

——香港导演彭浩翔认为,阅读历史会给人带来安全感。

国学要说没用也真没用,既不能当饭吃,也不能教人如何投资赚钱。但如果我们的心灵中没有诗意,我们的记忆中没有历史,我们思考中没有哲理,我们的生活将变成什么样?

——针对社会上某些人宣扬的“国学无用论”,北京大学国学院院长袁行霈如此回应。

他是一个特别清澈的人,对人很友善、直率,而且不设防。他把一切都放下了,只剩下一颗心。

——著名学者季羡林离世,社会各界深切悼念。学者高晓岩如此评价季老。

附:彭浩翔:电影来自生活和阅读

撰稿·燕 舞(特约记者)

“我又不是郭敬明!”7月,香港导演彭浩翔来京为自己新书《破事儿》简化字版做推介,当有摄影师建议他横卧在床上摆几个造型时,他拒绝了。而且,这样的建议给他留下了不愉快的印象:“我最近发现,香港年轻作家和内地的年轻作家很不一样。我发现他们的不同在于,内地的年轻作家比较喜欢脱衣服拍照。”虽然自己的电影里不乏床戏,但彭浩翔还是介意摆拍所谓性感照片,就像他介意网友在其博客留言时称他为“彭胖子”、“肥彭”一样。

  连续两天采访,又听了他在“外滩讲坛”上的题为《从专栏写作到电影创作》的演讲,深感彭浩翔是一个聪明、勤奋、有些较真又略微桀骜不驯、有时喜欢恶搞的导演。他像陈冠中、林弈华、林夕和梁文道等香港知名文化人一样,以其勤勉、博览群书、喜欢思考等特质,区别于这座商业化压力异常强大的岛上忙忙碌碌的庸众,为香港洗刷着“文化沙漠”的恶名。与其惺惺相惜的导演宁浩,在序言中盛赞《破事儿》“是一个中国香港导演展露出的叙事才华”。

  用Open的心态去感受

  “现在不管是香港、台湾还是内地,都有一个现象,是大的电影越拍越大,小的电影却越拍越小了。唯一能做的,可能就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好,不要交给观众不够水平的东西,要慢慢一起努力赢回观众的信心。”拯救香港电影的话题,对于彭浩翔来说显然是不能承受之重,彭浩翔更愿意谈谈他交给“下半身”诗人沈浩波的磨铁文化推出的《破事儿》,以及他的阅读生活。《破事儿》的小说创作于21岁那年,同名电影拍摄于2007年年末,“可以说是我电影的源头”。

  从1995年开始,彭浩翔用一个专门的本子统计自己看过的书。一年下来,平均能看60到80本书,但是他一年买的书大概是两三百本。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,不拍电影时,彭浩翔会安排充裕的时间读书,但“每次开始看一本书之前都很小心,有时候甚至买了书不看就直接送给别人了”。“食评人吃一口就知道好不好吃,不需要全部吃完;但是看书不行,你不看到最后你很难知道这本书到底好不好”,彭浩翔看书不喜欢虎头蛇尾浅尝辄止,“有些时候我重新拿起一本看了一部分的书,发现这本书我是从1998年开始看的,即使是这样我还是会把它看完”。

  彭浩翔买书倚重朋友推荐。认识一个新朋友,他有时喜欢给对方一笔钱让其帮自己买一些书,而且只要求对方“买自己想买的书”就行,“可能他喜欢的那本书是我完全想不到会去买的,如果有趣,我也会很喜欢,一直看下去”。这种行为艺术式的买书方式,让彭浩翔遇上了一位非创作行业朋友推荐的《天堂中遇见的五个人》。金融、IT、警察等众多行业的朋友都给彭浩翔荐书,抑制了他的阅读偏食症和厌食症。这些年来,对他影响比较大的书有卡尔·沙根的《亿万又亿万》,柏杨的报告文学《异域》,是在香港看的,几次都看哭了,还有李碧华的《烟花三月》。

  “有些东西,你自己不接触是不会知道的,原来这个对人家来说是好的。当然有时候你也未必喜欢,你真的觉得不好。但是你要用一种Open的心态,开放地去感受别人喜欢的东西,也很好。”彭浩翔去朋友家,“第一件事情也会看人家书柜里有什么书、什么DVD”。虽然很愿意接受别人的推荐,但彭浩翔自己却很害怕做推荐,只有一次在香港一个电影学院的编剧班上,痛感在座学生观影经验之缺乏,才向他们推荐了“当你在酒吧泡女生告诉她们你是谁之前就应该看过的五十部电影”。

  剧本就在你身边

  “与拍电影相比较,我更喜欢文字的制作。每次想拍电影的时候,我脑子里总是听到一个声音,监制的声音,你这个情节不够钱去拍啦,这个情节找不到人去演啦,没有人会说这句对白啦,这个镜头审批通不过啦……所以,我就经常写小说,作为平衡自己的渠道。”彭浩翔迄今为止所有电影的剧本都是自己完成的,算是十足的“作家电影”,他的小说专栏也遍布华语纸媒,内地将陆续推出他的作品《坏品质》和《失物招领处》。因此,他不接受“导演不错,就是剧本不好”的观点。

  最近,彭浩翔获准下一部影片从乔治·卢卡斯导演的《星球大战》中免费选用15秒钟的片段,就是因为他在前几年的洛杉矶影展上,用一个想要拍摄的故事打动了乔治·卢卡斯。

  有一次,彭浩翔去一家电影学院和学生座谈,问起他们的拍摄计划,一个学生装得比导演还导演:“我不懂怎么讲我的电影,我只知道拍我的电影。”彭浩翔破口大骂,狠狠教训了这个“大导演”。另一个学生则声称“我不要拍爱情故事,我要拍爱情关系”。彭浩翔一头雾水,后来索性把这句自相矛盾的话写进了《AV》中。因为好奇,他后来还破例找来那个毕业生的爱情电影观摩。类似这类个人经历中的搞笑故事、片段或细节,不少都被彭浩翔写进自己的剧本。所以,他的中学同学、民谣才子林一峰推荐《破事儿》时猜测,“可能是他对那些早期优越分子的报复,也可能是他为丑角们争一口气(这个可能性很低)”。

  当陈冠希陷身“艳照门”时,有媒体称赞彭浩翔拍摄于2004年的《公主复仇记》有先见之明,但彭浩翔称《公主复仇记》的真正原型是他1992年求学于台湾时的一位华侨同学。这个女同学和来自马来西亚的华侨男友分手后,双方过去拍拖时的亲热照片被其前男友外泄。彭浩翔受托偷回这些“艳照”:“那个男生太不够意思了。他只是把照片在马来西亚人之间传来传去,一点也没有给我们看。”

  有影视文学系的粉丝向他诉苦,说受过编剧的科班训练后反而文思枯竭。彭浩翔举了犯罪小说大家劳伦斯·布洛克的例子:布洛克看到一家服装店的牛仔裤比较便宜,便问原因,老板娘说牛仔裤本来就这个价格。布洛克却大胆想象出一部小说,一个杀手开了一家卖牛仔裤的店,每次杀了人,就把他们身上穿的牛仔裤剥下来再卖。结果,他店里的牛仔裤的价格就特别便宜……

  “生活里真的都是小说,只要感情是真实的,就值得去写,不要跑到很远的地方去找,只要看有什么能够打动你的地方,就是一个好的小说。” 彭浩翔说,“我的建议是,当编剧之前,先去写小说。现在几乎每个人都能够发表小说,网络发表更容易,只要写得好,就不会怕被埋没。比如说,那个写‘明朝那些破事儿’的人”。1990年代初,从台湾回到香港后加盟影响不及TVB的ATV,但正是这里独当一面的剧本创作机会和实际的演出经验,让彭浩翔能更到位地理解编剧和导演的工作。

  彭浩翔自我展望的导演事业充满无限可能性:“我既会拍《买凶拍人》,也会拍《伊莎贝拉》,我愿意去尝试不同的电影,让有不同需求的人来看。我想自己是一个超市,可以给有不同层次需求的人带去不同的商品。”

  历史带来安全感

  1973年出生的彭浩翔,在年龄上并不具备世事洞明的优势,但后天的广泛阅读和深入思考,以及1992年中学毕业后赴台湾侨生大学先修班学习的经历,还是让他获得了与他的年轻不太相称的历史感。这种厚重感,大多数时候隐藏在他黑色幽默的表象背后。

  “我比较关心历史,我觉得一个城市的历史很重要。你现在站在某一个地方,你并不知道,其实那里曾经发生过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,读了历史的人就会知道。我看历史事件,还会特别留意发生的地点。”香港中环威灵顿街有一家影视明星们经常光顾的理发店,也是年轻的追星族们蹲守自己偶像的一个场所。每次去这个理发店,彭浩翔就 “很有一股冲动,想上前去告诉那些男生女生,哎,你们现在等着的位置,曾经是孙中山领导过一次起义的地方”,“这让我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”。这种历史感,也进入了他拍摄的电影,比如《AV》里面的维多利亚公园门口的凉亭,见证了1970年代的香港大学生抗议美国政府把钓鱼岛交给日本的往事。

  “历史会带给我安全感。现在好多年轻人对他出生之前的事情了解不多,我会疑惑,这样你觉得安全吗?”彭浩翔花很多时间“去了解出生之前的事情”,“当你读了历史之后,你会发现,其实很多事情一百年前就已经发生过,历史大多是一直在重复的,只有一点点改变。这就像北京的京剧,剧目都一样,只是演员换了”。

  历史,弥补了彭浩翔在时态维度上的经验欠缺,让这个年轻人在被人讥为“文化沙漠”的香港有可能走得更远:“你了解了历史,还可以大概看见将来发展的轨迹,猜出将要发生的事情。”■

<< 禁止唠叨 / 牛人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shk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