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艺术圣地—旅行的艺术(九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这些天我一直以德波顿为向导,跟随他的视界,畅游世界各地,分享他的所见所得,并学着如何发现美,欣赏美景,心境一天比一天愉悦。

今天,重读“令人眼界大开的艺术”,更让我领略了以前从未有的感受,那就是艺术原来是这么欣赏的,激起了对我艺术圣地——普罗旺斯的无限遐想,勾起了我对美术的的极大兴致。以前,我对艺术一无所知,无任何欣赏的能力。从小到大,从未读过这方面的书籍,更别说受过专业教育和熏陶,不了解欣赏艺术作品从何处着眼,都有哪此要素,也就是说不知道欣赏的重点和要点,当然也不知道欣赏艺术作品对人的益处。所以,我一直觉得我这个人,缺乏艺术细胞和气质。不过,读了此篇,我实乃眼界大开了!

普罗旺斯,这一因凡•高的画作而闻名的法国南部城市,开始作者并不想受外界传言的影响,定格对这一地区的印象。在踏入这片土地时,他想用自己的视角来观察它,不怀揣任何的目的和动机,也不要任何的指引和帮助,独自畅游,独自感受,用自己的经历来定位这一地方的印象。于是,一个炎热的夏天,作者和朋友一起来到了普罗旺斯,来到了阿尔卑斯山角下,寻觅橄榄林、柏树、麦田等风采。
经过一段时间的仔细观察之后,作者发现“橄榄树看上去很矮小,与其说是树,倒不如是是灌木” ;麦田使他想起了平坦却枯燥的英格兰东南部地区,他曾在那里一所学校读书,过得并不快乐;因为疲惫,不愿再去注意柏树及柏树下的罂粟。眼睛如此无拘无束地在景物中来回穿梭之后,说他找不到传言中充满魅力的景致,失望,乏味,疲惫,种种感受交织在一起,其中的滋味可能很难言说,情绪也莫名的低落。

改变作者心境的是寄宿客房里的一本大部头关于凡•高的书。他贪婪地阅读着凡•高,通宵与凡•高交流,了解画家为何来到普罗旺斯,来到阿尔勒,如何创作了200幅油画,100幅素描,还写了200封信,以及这一杰出艺术天才如何把握普罗旺斯景物的精髓,把法国南部的美景最本质的东西呈现得淋漓尽致。凡•高的艺术视觉开始在作者的心中发酵。他说,“我们就像这样一个人,有一个词语在他耳边已经被提及多次,但是,只有他体会到这个词语的含义时,他才开始倾听到它。”于是,在凡•高的指引下,第二天,作者开始注意到了柏树,柏树摇摆的风姿、火焰状的形态,橄榄树的挺拔和银亮叶子,以及泛着淡黄色、粉红色、绿色、蓝色的星星在蓝黑色夜空的映衫下,色彩斑谰,闪闪发光。正如奥斯卡•王尔德所说:“在惠斯勒画出伦敦的雾之前,伦敦并没有雾。在凡•高画出普罗旺斯的柏树以前,普罗旺斯的柏树一定也少得多”。我们知道,不是伦敦以前没有雾,也不是普罗旺斯的柏树变多,而是人们很少关注到它。

作者比我们幸运,不但能读到凡•高的艺术作品,而且能亲身体验这些艺术作品产生所在地的实物景观。这是作者的一贯做法。也许正因为这样亲身体验,他才有真实的感受,并愿意表达出来与我们分享。但是,绘画毕竟不是摄影,不是完整复制现实景观,再说,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绘画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,更何况“现实本身是无穷的,永远无法全部被表现于艺术之中”,凡•高在画作中,他选择那些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东西来表达,画出事物和景色的精髓,即神韵。在这里,作者引用的一个比喻,非常能清楚明了地说清这个问题。正如尼采所说:画家并不单纯地再现,他们有所选择,有所强强,同时他们还致力于表现他们眼中的真实,因而值得让人真心喝彩。艺术的魅力大约就在此吧。

在阅读此篇的过程中,我突然有了一股冲动,想看一下凡•高的画作,看他如何运笔着色,如何展现麦田的金黄,还有普罗旺斯无云的天空、繁茂的植物,并盼望着夜晚早点来临,仰头观望泛着黄、粉、绿、蓝等各种颜色星星,如何在蓝黑背景的天空,闪耀光辉……

希望有一天,我可以手拿一本凡•高的画作,到普罗旺斯,追寻他的足迹,以他的视角,来一番异国风景的体验。相信那时的感受跟现在的纸上谈兵会完全不同。

<< 破解德波顿的构思(十) / 壮阔—旅行的艺术(八)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shk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